少陌

盗笔同人

为常哥激情转发!

稻集工作室:

#稻集工作室#
#盗笔同人·连载#
#文by沈常桦,禁侵#

 引子

“我看见他的血落在长白山巅,犹如娇美豔丽的彼岸开放在茫茫黄泉。”

 胖子把我叫起来时,我正梦见了小哥。
 这是个寓意不太好的梦。我看见他浑身是血地从门里钻出来,头发乱七八糟,长得几乎遮住了整张脸,只有深邃又锐利的目光从发丝间射出来,刹那便洞穿了我的心脏。

 我张开嘴想说话,脖子却仿佛被人狠狠掐住了。接下来他漠然地无视了我,侧身从我的肩旁掠了过去。

 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混杂着腐尸的死气顺着他的动作冲进鼻腔。我下意识抬臂想拉住他,手却是轻轻松松洞穿了他的臂膊——

 他转过身来看着我,微微动了动嘴唇。
 我看出来他说的是:
 “嗯。我死了。”

 我惊叫一声,连滚带爬地从地上坐起来。胖子肥硕的身躯正离我极近,手机光浅浅地映在他一侧脸颊,令我慢慢回神。

 “小天真?你怎么睡着了?”

 我少有地愣神半晌才反应过来:“什么时候了?”
 “8月20号了,”他放下手机叹了口气,俯身从旁边的背包中掏出最后一包压缩饼干,“这破门连个屁都没放。”

 我抬起头,只看到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他最终还是违背了我们的约定。


——未完待续

稻集工作室:

#稻集工作室##盗笔同人#
#作者解墨卿 禁侵#


      戏梦(微启红同人)
      ooc预警


         熟悉的旋律仄仄平平的耳边响着,在心里既轻而急打着拍子,等待着上台的时刻。
        透过幕布向外看去,白茫茫的是昨夜才降丰年雪,红彤彤是家家户户红灯笼,闹嚷嚷的是台下小娃四处窜跑,新崭崭的是人人身上着新衣。
        我穿着戏服,红妆点翠——过年了,便唱折热热闹闹的吧,今日登台,献的一曲«天女散花»。
        登台罢,台下人都待着呢。
        晨时吊嗓时状态尚可,毕竟过年时也要唱些欢愉的。心里如此想着,却总是觉得乱,沉不下心,遂阖了眼去,睁目又是那个满城皆知的名旦。
        唱罢,唱罢,唱那天女散花,唱那欢欢喜喜,热热烈烈,潇潇洒洒。
        唱罢,满座叫好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我下意识在人群中寻那一抹身影,那一抹乱世里的,让我放不下的,穿着军装总是玩世不恭笑着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果然在啊,怎么就散不了了呢?
        我下台,想去找他,可是...可是!
        有声音,嘈杂的困住了我,戏服被撕扯得成了碎布---不!
        他,他的胸口散出一朵血花,倒下去,倒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不!求你了,不!
        我醒了。
        醒来时伴随着不是西皮二板也不是二黄唱腔,不是缠绵的南梆子也不是舒展跳跃的四平调,而是不远处酒吧的嘈杂,嘈杂。
        我仿佛梦见了谁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信前世,但我信缘。
        老屋的阳光里泛着灰尘,我起身,木椅吱呀着送我走到最里间,打开大柜里最下面的抽屉——
        里面是我一件戏服。从凤冠,到绣履,在我有记忆时,便已在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颤抖着手摸上,慢慢跪坐下去,脸上有什么蜿蜒流下。
        是...泪吗?
        戏服,孰能更着?我不止悲人散物非,更叹戏之不存。
        远处的摇滚流行还在响着,我耳边却是水龙吟、柳青娘、朝天子、将军令、哭黄天、汉东山、朝天子、步步高、行街令、一枝花....
        人生如戏,终究是梦一场,演别人,演自己,谢幕之后,还是遗忘。
        亡人如逝水,旧戏孰问津?

看看我!

稻集工作室:

#工作室宣#
#文by少陌,禁侵#

在悠悠长白山上,新雪堆积的背后,是否有有被迷雾笼罩的终极?

在西湖旁的某一小舍,陈旧的古董店里,有没有一个迷糊的小伙计,趁着主人不在,偷偷地在玩扫雷?

想前往机关重重的海底墓,一探浮雕上老旧的字符的真容,即使是提心吊胆地害怕海猴子和禁婆的存在,我亦向前而行。

巴乃的某个小村庄,邻边的一位少年告诉我,云彩姑娘又生了个胖娃娃,胖子现在一家四口,过得很幸福。

我踏过长了些许青苔的石板,放下几条烟,轻骂了潘子一声,怎么连嫂子都不带来给我们瞧瞧。

我看戏台上花儿爷唱罢一曲,侧旁坐着笑意吟吟的瞎子,鼓掌后叫着意犹未尽,再添一曲可否?台上人笑骂着复而舞袖再起。

若有一日,得幸远游,请让我走遍他们去过的每一处,看他们所见,听他们所言,感他们所悲所喜所怒所怨。

你我本是书中人,奈何入戏太深。

我为他牺牲自己,高歌一曲红高粱而流尽泪水。

我看着他们从过往的少年模样步步入局,无力挣脱,我捶胸顿足而叹“为何自己,偏是那看书人。”

我与他们同悲同喜,与他们共同走过了十三载,怕是再无你我之分,怕是全然信了他们的存在。

当你翻开了这本书,你便再也无法抽身于外。

《盗墓笔记》这四个字,承载的内容远胜于书籍本身,它成为了我们每个人的信仰,代表了我们全部的青春,也囊括了我们不远处的未来。

它刻在我们的心头,融入了我们的生命,当你再回首,才惊觉竟然已经过了十三年,而这盛世绝非十三年而已,它将永世传承,伫立辉煌的巅峰。

我们承诺的千年雨歇,不会迟到,我们亦不会缺席。

他们未守之约,我们必替他们完成下去;他们所爱之人,我们誓以此生护其周全,这本书,我们愿一生相伴相守。

稻集工作室现已成立,欢迎所有热爱《盗墓笔记》的家人加入,无论你拥有何种技能,只要你拥有热爱《盗墓笔记》的心,我们都热烈欢迎!

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后会有期。

我们在这里,等待你的加入!!!

【点梗】盾冬 黑化盾 间谍冬 sm

求求lof不要再吞了………

戳图链

西西文庄:

【阳光照不走缱绻】

“Emm…天亮了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要起吗?”

“不……让我再抱着你睡一会儿。”

“好吧~~~嚒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❤️

图片已授权,除私存禁一切!

原作者:日本同人画家 もこさん
https://mobile.twitter.com/mkmkf7






【巍澜】短篇一发完结  
赵云澜无故吃起了和万年前昆仑的醋
无脑,不虐,大概是甜的?
爬回国产坑的镇魂女孩第一次提起了笔(●'◡'●)ノ❤

1918.7.4—2018.7.4 【美国队长百岁生贺】

1918.7.4—2018.7.4
【美国队长百岁生贺】
他是美国的象征,在美国的国庆日度过了他的第一百个生日。创作时的一时灵感如今看来或许真是缘分在暗中推波助澜的成效。

几分浅知,我对你的印象仅仅靠着那面星条旗和坚固不摧的盾牌,除此之外我对你还了解多少呢?

我知道你曾是生长在布鲁克林的孱弱少年,我知道你炽热的胸膛中,有力的心跳声藏着对祖国报效的无限深情,我知道你是一个重视极了感情的人,正如对待你一生的挚友—巴基,还有进入复仇者后每一位共事者,你对谁都是温柔而贴心的,你是团队的精神领袖,你是核心的支柱,如果说钢铁侠建造了这个团队,你是其中最强劲并不可或缺的力量,“together”

我亲爱的队长,你勇敢的让我敬佩,他们说你是注射血清的超级士兵,你不是,我知道,你的灵魂里一直都住着瘦弱的17岁布鲁克林少年,即使到了未来,你依然是你,只是成为了变的更加强大的你,在外星生命,变异人,天神,高科技支持下的团队中,你是有点普通而
特殊的人。

【以凡人之躯,筑钢铁之魂】
你,是我最初的信仰。

我亲爱的队长,你的苦难是令我动容心疼的,为什么,在经历了如此之多的失去分离后,你依旧可以带着你的微笑活下去,活在一个陌生的未来世界,我看着你一步步失去了自己的挚友,爱人,最终失去了你自己,好了好了悲剧请快结束吧,结束于你躺在车水马龙的新世界,结束于重新睁开双眼接受自己一无所有的事实之前。
世间对你如此不公,你仍能报以微笑,我想我们都不能做到,也只有美国队长,你做到了。
带着70年的茫然,和充满战争硝烟的记忆片段,你重新活了下来,独自一人。

一个人100岁的老人,经历过多少战争,就看过多少生离死别,沾染过多少鲜血,就会带着数不清的忏悔,我以为在故事的最后,你可以被人民记住的是—伟大的反法西斯勇士,勇敢的复仇者联盟成员,美国队长。

我亲爱的队长,请你告诉我,为什么要那么固执己见地拒绝签约协议?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嫌疑犯人抛下正义的名声。

“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,我还有巴基”他从来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,他也不是永远站在正义的天使一方的使者,他始终是他自己,固执的模样,就像70年前被狠狠打趴在后巷仍然坚持道“我可以和你打上一天”,傻的不行,固执的不行。
【当他醒来的时候,一切都变了,我们赢得了战争,他认识的人都不在了,尤其在失去了peggy之后,巴基成为了成为他的一切,他看着巴基,就像看到了他人生中最美好的17岁,就像看到了他的未来,他和巴基的未来。】

【无法想象,失去巴基之后的美国队长会变成什么样?】

那是他最后一次,见到巴基,也是最后一次失去巴基—上一次是在大雪之中的列车车厢,这一次是在他的面前,而他转头时只看到了巴基的配枪躺在地上。

他知道【这一次,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失去了】他甚至,不再是  美国队长 了。
他从平淡无奇的布鲁克林少年长成了美国队长,他在无数失去和得到再失去的恶循环中搏斗挣扎,他在正义和背信弃义的恶名中被捧起,随之重重落下。他一句话都没说过,他的一百年,给了战争,给了鲜血,给了孤独。

【你的过去我们无法参与,你的未来我们奉陪到底。】终于是真正的百岁老人了,人生依旧漫长,我们总是在这里。
最好的Steve Rogers.生日快乐

失踪人口回归一下

要…要考试了Õ_Õ
虫绿EC的两篇考完试一起发

【EC】三无小破车   论测量床上用品质量的正确方法
lof禁我文,所以…改成图看能不能发~

这是陌陌第一次开车,还是开的EC,超慌,有很多不足,烦请各位指正~